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3话 妹妹逐渐对表妹宽容以待(1 / 2)



周六的午后天气十分晴朗,在十二月的这个时期来说气温也算是相当高了。



或许是穿着的厚大衣的原因,甚至稍有些热。



「这边相当暖和呢,哥哥(お兄さん)」



在周六热闹的车站前——



走在春太身旁的,正是霜月透子。



她身披时髦的棕色外套,脖子上系着花格围巾。



今天,打着“带透子认识一下这边的街道”的旗号,他们两个人外出了。



说到春太能做到的事,虽然也就这种程度了——



不过由于熟悉城市也算透子的目的,因此这是必要的。



「气温这么高倒是很少见呐。这个时期在那边已经很冷了吧?」



「在十二月初就会积起降雪了」



「之前也下过雪呐。我和雪季都怕冷,所以大概很难住在那个镇子上」



「那边夏天很凉爽,因此如果你们肯来避暑的话我们会在“霜月”准备好房间的」



「那怎么说都不太合适吧……」



“霜月”旅馆虽说不像是超高级旅馆,却是富有历史的一家旅店。



费用应该也不便宜,光请他们去白住的话他实在过意不去。



「我的祖母好像也想和哥哥你们的母亲大人见一面,希望你们一家人能来一次呢」



「原来如此,这么回事嘛」



春太的母亲——他的养母,恰好是透子母亲的姐姐。



在透子的祖母看来就是“儿媳妇的姐姐”,因此她们的关系好像不坏。



「嗨,那是考试结束之后的事了。再说,因为太冷了,我和雪季在这会儿去不了呐」



「你们真的很怕冷呢……试着住一段时间的话可是意外地会适应的哦?」



「不如说透子你适应这边才是优先事项吧。这才几天,你感觉如何?」



「人也多,店面也多,相比乡下要热闹得多……能提前过来太好了呢」



「精神状态很重要呐,你本来就会因为高中入学考试这种事有些沉不住气,要是再被扔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的话,就要命啦」



「倒没有到要命的程度……没关系的,有哥哥和小雪季在,我想我会很快适应的」



说到这里,透子突然露出一副想起了什么的表情。



「啊,明明哥哥的期末考试马上都要开始了。没关系的嘛?」



「不管这次考试——啊不是,毕竟我平时姑且在学习呐。即便不特意去准备考试,也能拿个还算可以的成绩」



「我一开始好像听到了危险的发言……不过,我总是承蒙哥哥的关照呢」



「透子在教雪季学习吧。作为她老哥,必须要给点酬谢呐」



「没、没有,我们只是在一起学习而已……说实话,我的成绩没有好到能教别人」



「比雪季要好得多吧」



春太每天都把雪季和透子一起学习的情景看在眼里。



实际上,若是凭借透子的学习能力,她应该能报考比水流川女校更好的学校。



大概只是因为有亲戚在那里就读而且离雪风庄也近,她才选择的那里吧。(译者吐槽:你确定?)



「对于雪季只是在家里自学这种情况,我总感觉有点不放心。一个人怎么说也没什么干劲儿呢。能够在学校或者补习班这些地方学习的时间果然很宝贵呢」



「雪季小姐没去参加冬季讲习吧?」



「要是有能一起去的同伴的话,我倒是会让她去的。在知道透子你要来之后,即便再申请也来不及了」



社恐的雪季事到如今再去补习班里交朋友大概也很难吧。



相较一个人去上补习班,由春太管着她、让她学习更有效吧——他是如此考虑的。



「不过我也没有报考同一所学校的朋友,所以有雪季小姐在帮大忙了」



「那估计是没有,可是这样也挺好的呐」



无疑,透子的存在给予了雪季鼓舞。



欺凌事件的不愉快看样子也完全烟消云散了,透子的寄居在起着正面的作用。



「而且正好,我也有些话和透子说呐」



「诶!?」



或许是害怕再次被报复,透子大声地做出反应。



当然,春太完全没有那种打算——



「要说的话、话是……?」



「算了,还有时间。话说,光在街上走很无聊吧?透子,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?」



「唔……即使您这么说,我也不知道哪里都有什么……」



「那也是哈。呃,你之前也被松风拉着转来转去对吧?那个时候你们去哪儿了?薄煎饼店之类的?」



「您一语中的……松风前辈倒好像是把喜欢薄煎饼的事对人保密来着」



那并不是什么令人吃惊的事,对于春太来说什么都算不上。



「毕竟我们是从小孩子那时候开始的交情呐。那家伙,实际上喜欢吃甜食哦。最近在跟我扯什么“薄煎饼很流行”。甜食店就行吧。有一家熟人开的咖啡厅……没事,还是算了吧」



「……?」



透子露出一副不理解的表情,但是春太没有解释的打算。



熟人开的咖啡厅当然是有熟人在的,他可不好意思把女生带到那里。



「透子喜欢的东西是什么?」



「问得好直接呢。喜欢的东西……除了学习和社团活动之外,我一直光顾着给旅馆帮忙了,所以不怎么……」



透子似乎在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。



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——这一情况让他稍有些同情透子。



透子看样子是出于意愿才去做旅馆的工作的,可是有些其他的兴趣也好——



「啊」



「怎么了?」



「我想出一个说不定可以作为透子参考的地方」



「参考……?」



「啊啊,我们去一趟吧」



春太拍了下透子的后背,迈出步子、



毕竟难得带透子出来,他也想让她开心。



因为不仅是雪季,春太也已经把过去的事一笔勾销了。







「让您久、久等了……」



「哦」



从更衣室那边走来的霜月透子——



身着将适度隆起的双峰间的乳沟显露而出的黑色比基尼。



即使不比雪季,透子也是身材高挑修长的模特体型。



她没有用发圈,而是用粉红色的发带将黑发系成马尾辫。



「选得不错呐,透子」



「是租、租借泳衣窗口的姐姐给我推荐的!太、太热心了,我都有点害怕……」



「原来如此,被当成更衣人偶了嘛」



这样的美少女来租借泳衣的话,大姐姐也会干劲满满吧。



胸部的尺寸也比不上雪季,不过在初中生来说足够丰满了。



双峰之间的乳沟被充分地凸显出来。(见彩插)



「总、总感觉人家好像在被目不转睛地盯着……到了温泉冒失地盯着人看就不算不礼貌了嘛」



「那没办法。毕竟这里与其说是温泉不如说更贴近游泳馆呐」



「的确……好像是那样呢」



透子点了点头。



他们二人造访的就是所谓的洗浴中心。



春太应该也是头一次来这种场所。



刚才,他想起之前晶穗说过想来看看。



于是他给晶穗打电话询问地址,但那位摇滚少女却说「我说过那种话?」而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

摸索着记忆,他总算是打听出了地址。



「比预想的要豪华呐,我还想着会更寒酸一点呢」



「不仅漂亮,还有各种各样的设备呢」



春太称赞道,透子也连连点头。



不仅有泳装混浴,还有普通的盆浴和桑拿等种种,有点像游乐园。



不,既然能穿着泳衣在店里来回走动,将其称之为休闲游泳馆的温水版或许更加合适。



正因此,入场费也比较贵,不过若是为了让远道而来的透子有所享受的话,现在就不是该抠门的时候了吧。



「那么,首先果然是要来这里吧」



「好厉害呢……」



位于面前的浴池——虽说是室内的,乍一看却如同豪华的岩石温泉。



在巨大的岩壁脚下,有一座甚至能容下二十个人的宽敞浴池。



「这岩石大概是人工产品,不过好真实呐。看起来就像正常的露天浴池呐」



「我们赶、赶快进去试试吧」



春太和透子缓缓泡进浴池。



「咦,水温相当温和呢」



「那是,毕竟基本都是情侣(/夫妇)来泡,太热的话泡不久吧?」



「情、情侣……!」



透子的脸唰地一下通红。



「不是,我的意思是周围都是情侣啊。透子叫我哥哥,我们看起来不就是兄妹吗?」



「……我们表面上是表兄妹呢」



「在雪季是我妹妹的前提下,只能蒙骗到底了」



春太不禁苦笑道。



至少现如今,樱羽春太和冬野雪季在社会层面上仍旧是兄妹。



从雪季对春太说“想要做女朋友”之后,他将她作为妹妹看待的意识或许反而更加强烈了。



那是出于不想失去“妹妹”的所谓对于现状的执着嘛——



「哥哥?怎么了嘛?」



「啊,什么事都没有」



那不是现在应该在洗浴中心里冥思苦想的事。



「好不容易花了高额入场费进来,所以玩得开心点。嗯,这洗澡水不是挺好的嘛」



「我家的洗澡水才更好哦」



「和专业的温泉旅馆比的话,那确实……」



「专业的倒是谈不上。啊不,“霜月”是真正的温泉,所以功效也很高哦。哥哥你在我家的温泉里泡过之后身体状态也不错吧?」



「哎呀,只泡一两次的话……」



「感觉不错,对吧?(压力)」



「……你和雪季有血缘关系是吧……」



「诶?是像哥哥所了解的那样」



透子自己似乎没有自觉。



不管是透子的表情还是音色都和之前雪季对她施压的时候如出一辙。



「可是,先前我们明明是赤诚相对的,今天却穿上了泳装什么的,反而是退步了呐」



「退、退步?」



「算了,穿着泳装的话至少能允许我直勾勾地盯着看吧」



「之前我可是也有被您一眨不眨地盯着的记忆……」



「啊,是啊,有那么回事。我想起来了」



春太突然回忆起来了,泡在热水里重新转向透子。



「怎、怎么了?在这里接着之前的往后做有点……要趁雪、雪季小姐不在家的时候使用家里的浴室(来做)吗?」



「说的对呐,我家的浴池很窄,在那里反而贴的更近——才不是啊!」



「诶诶!?」



「话说你啊,真的是和一开始登场的时候形象大变呐……」



「您说“一开始登场的时候”。我、我没怎么改变哦。虽然这么说像是辩解,不过和哥哥最初见面的那个时候该说是不太对劲嘛……」



「那一点我已经知道了。说的是呐,谁都有不太对劲的时候——这倒是才更像辩解」



「辩解?哥哥没有什么辩解的必要吧?」



透子稍稍歪了下小脑袋。



尽管她有股成熟的气质,一旦做出这般天真无邪的举动,看起来就像一位十五岁的少女。



「不,我说的是之前温泉里的发生的事」



「……是我这边主动引诱的。而且,那个时候哥哥道过歉了」



「话是那么说……」



在“霜月”旅馆的温泉,春太让透子给他擦了背。



而后甚至又和一丝不挂的她干了些快活的事。



「容我再次道歉。得寸进尺了,不好意思」



春太低头致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