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7话 妹妹到了秋天也不在(1 / 2)



春太高一的夏天过得兵荒马乱。



他顺利地考完第一学期的期末考,开始放暑假。



除了露西达一周三次的打工,他又于暑假期间加上搬家公司的打工。



即使搬家打工收入不错,但在盛夏时节做体力活相当累人。



春太的体格得天独厚,他虽然对自己的体力有信心,但这份工作也相当疲劳。



有安排搬家打工时,他回家后甚至没力气玩CS64。



暑假开始之后,他也与露西达的美波开始连线玩CS64。



美波虽然自称为电玩玩家,实力却有点菜,每当输给春太都会透过语音聊天骂他。



有一次美波明明一输再输,却坚持「我这次会赢!」这种没根据的主张。



此时春太开玩笑说「要是你输了,就请让我看内裤吧」,美波也答应了。



而他当然全力击溃了美波的队伍。



因为他不是什么圣人君子,当然会想看大学正妹的小裤裤。



【美波】〔阿樱这个色狼!〕



对方传来幼稚的讯息,接着也传来内裤照。



照片里能见到地板上单单放着一条黑色内裤。



春太当然觉得「这女人瞧不起人啊」。



暑假结束马上就是运动会,春太在他擅长的短距离田径中发光发热。



在那之后──



风渐渐转凉,短袖被收进了衣橱深处,制服也换成冬服。



十月除了期中考并无特殊活动。



纵使悠凛馆高中为升学学校,此时也正值除了段考以外能悠哉度日的时期。



至少春太的真心话是,高一时还不想那么过得那么焦虑。



「对了,我有事拜托你。」



「嗯?什么事?」



放学之后,春太与晶穗并肩走出校门。



「下次再帮我拍片吧,由你来拍果然比较好看。」



「之前我们在海边拍的影片还满夯的,播放次数是平常的十倍,但订阅人数意外地没增加呢。」



「你欠扁啊。」



「别用关西腔吐槽啦(译注:前句晶穗以关西腔说。),总觉得很恐怖。」



春太最近在协助晶穗拍摄U Cube的影片。



几天前,晶穗在沙滩上边放烟火边唱歌的影片大受好评。



春太活用自己与晶穗的手机拍摄影片,再加上缠绵的抒情民谣,虽然歪打正着却打造出一支富有情调的影片。



「话说,你叫我拍是因为写好新歌了吗?」



晶穗在暑假结束后,花了一个多月构思新歌。



「嗯~我想趁海边影片还有热度时,让影片更加疯传。只要一口气红起来,之后不管放什么播放次数都会很高。」



「然后就会失去热度,播放次数逐渐下滑喔。就算是百万订阅的U Cuber也会只剩下约一万的播放次数,最后变成过气频道。」



「那些事情等到有百万订阅再来烦恼吧,还是说你不想拍?」



「更不想给其他人拍。」



「……喔。」



晶穗有些惊讶地「喔」了一声。



「你的占有欲很强呢,以前也一直独占小雪。」



「我有在反省了。」



春太露出苦笑。



自从雪季离开已经过了四个月。



他并没有懦弱到经过这么久的时间,还会摆出消沉的样子。



精神已经稳定到远超过晶穗找他吃饭的时候了。



「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拍?」



「这才像话,曲子再等一、两个礼拜就能写好了,听完后再麻烦你想脚本。」



「你打算都丢给我喔。」



我也没那么闲──春太差点说出这句话,却又闭上了嘴。



他不是每天都有打工,今天也放假,有许多能陪伴晶穗的时间。



「那我就先付谢礼,今晚请你去艾尔吃饭。」



「谢啦。」



春太并非想要谢礼才协助晶穗拍摄影片。



他只是享受两人在一起的时光──但要是对她本人说,她就会得意忘形,因此选择三缄其口。



「晶穗,那就来讨论一下影片策略吧。」



「就这么决定了──阿春。」



晶穗不知从何时开始称呼春太为『阿春』。



阿春、晶穗。



两人在教室也这么称呼彼此,同学也认为他们开始交往了。



两人也未曾否认。



与春太同国中的同学──



似乎已经忘记他曾经有恋妹情节。



「咦?阿樱?」



「啊,美波姊,辛苦了。」



位于艾尔的脚踏车停放区。



时值晚上八点,天色已暗。



美波走在路灯之下。



她身穿轻薄的棕色毛衣以及贴身的牛仔裤,再披上白色外套。



「你一个人在干嘛?你今天没有排班吧?」



「我来买点东西,你今天也放假吧?」



「对,美波也是来买东西的,有人来卖了人家想要的游戏,所以美波就马上来买走了。」



美波快活地笑着,轻轻摇了摇写着露西达商标的塑胶袋。



「店员也能买吗……?」



「这是用五十圆收购的软体,是人家在小时候玩个不停的游戏呢──但不知道丢去哪儿了,美波一直都在找。」



「原来如此,能找到真是太好了。如果是对战游戏,我愿意陪你玩喔。」



「喔~你这年轻人,想趁机踏进美波家吧。」



「你家又不怎么能招待人去,是真的『没地方可走』唉。」



「你来的那天是特别乱的一天。」



「骗鬼啦……」



春太第一次去美波家玩时,被满屋杂物吓到。



游戏机从最新机种到化石般的机种都有,甚至还有特殊机种,这些都如他预料。但她家不只有游戏软体,还有一堆周边商品。



「阿樱你又买了什么?」



「我忘记家里没沐浴乳了,只有这里有卖我们家用的。」



春太晃了晃艾尔的药妆店袋子。



「是喔,沐浴乳喔……」



「什么?」



美波瞄了购物袋一眼,露出狐疑的神情。



「没事,那类东西通常都会囤货呢。因为美波是洗发精、沐浴乳、化妆水、面纸、摇杆等消耗品都会大量囤货的人呢。」



「摇杆算消耗品吗?」



春太事到如今依然对这位懒散的前辈感到傻眼。



因为那样随性地狂买,所以家里才会堆满东西。



「这样啊,今天恰好在这里遇到了后辈,那就狂买日用品、让你帮忙拿好了……?」



「你的公寓不就在旁边而已吗?」



这名女大生住在距离艾尔步行三分钟的公寓。



就算东西有点重,她也能自己拿回家吧。



「好吧,如果你买了什么,我也能帮你拿,毕竟我骑这个。」



春太指着停在停车场的某台机车(译注:日本十六岁以上即可考取125㏄以下的机车驾照。)。



车身是明亮的米色,为弧线型设计。



「是本田的GIORNO呢,不错嘛,我有听说你买了轻型机车,但还是第一次看到。」



「因为我打工大多会骑脚踏车来回,如果是打工的时段前,一般机车的停车场都会停满呢。」



「啊~因为一般机车的车位很少呢。」



美波蹲在机车旁抚摸车身。



「机车真不错呢,美波偶尔也想忘掉电玩以外所有的事去远方兜风。」



「没忘记占据你大脑一半以上的游戏就没意义了吧。」



边想着游戏边兜风也太惊险了。



「而且骑机车远游很累人喔。」



「你明明年轻却没毅力……阿樱,你晚上明明一尾活龙。」



「不不不,我才没有!别说那种会让人误会的话!」



「呼哈哈~就当是那么一回事吧。嗯?这是什么?唉,贴在这里的字是什么意思?」



「啊。」



春太暗忖「糟糕」,急忙试图遮掩,却为时已晚。



机车前方面板贴着经设计的白色文字贴纸。



上面写着『冷泉号』。



春太骑着冷泉号回到家。



父亲依然很晚才回家。



不过已经几乎不会过凌晨才回来了。



春太已经是高中生了,已经到了并非需要父母物理性保护的年纪。



尽管如此,父亲似乎很体谅被自己添了麻烦的儿子。



春太明明不觉得双亲离异是一种麻烦。



他将冷泉号停在车库一角,披上了防尘套。



这虽然是一辆二手机车,但状况很好,骑起来也很顺畅。



名字虽然让人不敢恭维,但春太也有自己的苦衷。



他打开钥匙走进家门,并未前往客厅,而是直接去了寝室。



「咦?」



他疑惑地歪着脑袋,将买回来的沐浴乳放在矮桌上。



春太脱掉轻薄的外套放进衣橱。



「啊,欢迎回来。」



「……什么嘛,难得我去买回来了。」



走进春太寝室的是晶穗。



「因为你很慢嘛,我稍微冲个澡就出来了。」



晶穗将淋湿的黑发绑成两颗丸子,身上仅包裹着浴巾。



傲人的双峰不符合她娇小的体型,几乎要从浴巾底下蹦出来。



「阿春,这种东西都要买好囤着啊。」



「美波姊也对我这么说,我刚好碰到她。」



「嗯?你让那女大学生看到了这个袋子啊?那这个也被看到了吧?」



晶穗从塑胶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。



「她好像有怀疑……她莫名地敏锐呢。话说,这不是你要我顺手买回来的吗?我不是说还有三个,不要紧的。」



「就是顺手啊,而且你也经常一天用两个啊。」



「……因为我也还年轻嘛。」



「可是你居然敢光明正大地去平常光顾的药妆店买这个呢。」



「乖乖使用反而会让人更有好感吧。」



「也有这种看法呢。」



晶穗苦笑着将盒子抛到床上,自己也坐到床边。



「我听其他人聊,发现大家都很随便,你都不怕吗?」



「人都不会去深入思考──该不会怎轮到自己之类的吧,所以也不会去想像自己随随便便就多了一个家人吧?虽然也有像我一样家人突然减少就是了。」



「戏剧性家人笑话来了。」



「这名字也太长了。」



春太虽然没有自暴自弃,但已经豁然开朗到能拿来当笑话说了。



「话说,你还不用回家吗?」



「不用,一年到头都背着吉他的女人,每天都在晚餐前回家还比较奇怪。」



「你的兴趣是让人对摇滚女孩抱持偏见吗?」



春太根本不认为晶穗会四处玩乐或生活不检点。



尽管如此,晶穗像这样来樱羽家玩已经不稀奇了。



两人今天也在艾尔讨论拍片策略而且顺便一起吃晚饭,之后晶穗又来到家里──



当她要去洗澡时,春太这才想起没有沐浴乳,因此出门买东西。



春太与晶穗之所以忽然拉近距离──



『和我交往吧。』



当然是源自于几个月前,她在初夏的卡拉OK中告白。



至于春太又怎么回应──



他当然还记得,却觉得那彷佛不是自己的记忆。



【Flashback】



「和我交往吧。」



「……啥?」



春太走在卡拉OK的走廊,突然听到这一句话。



他默默地付完费用、走出店外──



「刚才那玩笑是怎样?」



「我们都接吻了,你还以为这是玩笑喔?」



「…………」



春太稍微走了一会儿,接着在便利商店前停下脚步。



「晶穗,抱歉,我刚才的态度不怎么好。」



是晶穗先吻了自己。



尽管如此,自己在那之后强行占据了她的唇,又说了一些难听的话。



就算自己目前精神状态不稳定,但他也认为那不容宽恕,正为此感到后悔。



「嗯,不太好,你明明粗鲁地吻了少女的嘴唇,却还那么嚣张。」



「……你真是畅所欲言唉,你好歹也强吻了少年的唇啊。」